幻灯新闻 > 正文
高温下 ​机床集团工人久经“烤”验
2018-07-24 09:49:00 来源: 本站原创 编辑: 廖丹

  (文/李诗韵 图/郭旭)进入7月,骄阳似火,重庆迎来了潮湿闷热天气。而在重庆机床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喷漆工、钳工、热处理工等劳动者,坚守在岗位上,用汗水抒写着新时代工人的力量。近日,记者深入一线,探访这些劳动者,用文字和镜头记录他们平凡而伟大的日常工作场景。

  工厂“铁板烧” 工人“蒸桑拿”

youl8793.jpg

热处理工徐聪。

  这样的高温天,热处理分厂会有多热?据说可以煎荷包蛋。7月18日下午4点左右,记者走进热处理分厂,近距离感受了工人们高温工作的辛苦。

  “热处理”,顾名思义,特点就是“热”。对于热处理工来说,首先要经历的就是炎热、炙烤的考验。工人徐聪告诉记者,他所操作的热处理箱井式炉,最高温度可达920℃左右,“换句话说,就是不同的材料会在不同的温度下进行作业,最高可达920℃,最低温度也在500℃左右。”

  像徐聪这样的工人,热处理分厂有61个。他们都工作在多用炉生产线上,每天与“热”打着交道。因为设备的特殊性,热处理分厂里无法装上冷气,再加上炉子的“烘烤”,热浪滚滚,汗水在脸颊和身上恣意流淌。“这比蒸桑拿还要热。”徐聪说。

  不过,徐聪还说道,厂里都配备了休息室,里面有空调以及藿香正气液等基本降温降暑药品。“我们还可以喝到冰镇水,工会也定时安排派送绿豆汤、西瓜解暑。”

  在热处理分厂采访约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记者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。走出车间时已是下午5点左右,依旧烈日当空,室外最高温度已超39℃,但相比厂内的高温,这已经凉快很多了。

  油漆工高温“自找苦吃”

youl8792.jpg

油漆工倪登强。

  持续高温,把不少人都“烤”进了空调房里,而涂装分厂的油漆工却喜欢“自找苦吃”,越是高温他们越要在无空调的小屋工作。18日,记者现场体验了油漆工的工作环境,他们在高于40℃的小屋里进行喷漆作业。

  涂装分厂的油漆工倪登强介绍,他的工作主要以一次性涂装为主。“高温环境,对我们的工作来说很有益。”倪登强说,由于刮腻子膏灰和喷漆是需要干燥时间的,因此高温天气可以加快进度。

  “别人是躲着高温,我们主动找高温干活。”倪登强说,每隔一段时间工人们都要回屋休息一会。“我们在小屋工作不能超过半小时,到了半小时就会走下岗位休息10分钟。”

  各种机器被油漆工人喷绘出的色彩,映照出他们黝黑的笑脸。他们的汗水与油漆交集在一起,凝聚在喷绘的机器中。每一位油漆工都经受了极限“烤”验,这样的温度,以及油漆、稀料、固化剂在高温下散发出来的气味,对他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。

毫厘之功 高温下的“零误差”

youl87101.jpg

钳工向建。

  走进总装三分厂的车间,机器轰鸣。一双手正在娴熟地操作着一些零件。“我们生产零件的误差要控制在毫米之间。”手的主人语速很慢,说话的同时,一双专注的眼睛正检查着零件。

  他是钳工向建,他经手的每个零件都“零误差”。据了解,钳工的日常工作要用到十几类、百余种工具,每个人的手法技艺各有不同。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钳工对装配操作的精细度按照毫厘计算。

  向建介绍,总装三分厂主要是六轴及六轴以上的干湿切滚齿机的装配及其调试,前不久才赶制了12台机床,连续34天加班到晚上10点之后。“我们持续工作十几个小时是常态。”

  在向建看来,钳工是机械工人中的万能工。在高温下,钳工枯燥乏味,易因天气而焦躁,无法心静。但在向建眼里,钳工岗位是一个充满艺术灵感和生命活力的小世界。向建打了个比方,就像孩子们玩的乐高玩具,充满无限的创造可能。“小孩玩玩具,还分天气吗?高兴就行。”向群说。

  兴趣就是向建克服高温的秘诀。